删前速看:中铁建陈奋健坠亡背后的秘密

嘿哈嘿哈啊 2020-08-21 09:03:13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昨天最大的新闻,大概就是中铁建集团董事长陈奋健8月16日坠亡的事。 中国语言真是博大精深,也不说是自杀,也不说是意外,“坠亡”二字留下无限想象空间。 陈奋健的不幸去世让人疑窦丛生,主要是坠亡的时间点过于暧昧,恰在国资委巡视组即将结束巡视之时。 按照既定的时间安排,国资委巡视二组从6月24日进驻,预计

昨天最大的新闻,大概就是中铁建集团董事长陈奋健8月16日坠亡的事。

中国语言真是博大精深,也不说是自杀,也不说是意外,“坠亡”二字留下无限想象空间。

陈奋健的不幸去世让人疑窦丛生,主要是坠亡的时间点过于暧昧,恰在国资委巡视组即将结束巡视之时。

按照既定的时间安排,国资委巡视二组从6月24日进驻,预计在中国铁建工作两个月左右。巡视组受理信访时间截止到2020年8月15日,陈奋健坠楼是在8月16日

有人说,别问,问就是抑郁症。

但8月13日,陈奋健还在和雄安新区的领导谈笑风生。如果忍着病痛还坚持在工作的第一线,真是令人敬佩啊。

那么陈奋健的去世有何隐情呢?

1

我们先来看一下陈奋健的主要经历。

陈奋健曾在中港四航局、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任职,2018年6月起,陈奋健被免去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、董事职务,任职中国铁建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随后不久,中国铁建提名陈奋健为执行董事候选人,接替前任董事长、执行董事孟凤朝。

根据中国铁建2019年年度报告,陈奋健在上市公司内领取税前报酬95.85万元。这么大个领导,年薪不到七位数,还是税前……

那中铁建是什么排面呢?

位列全球500强第54,是中国当之无愧的铁老大,中国一半的新线铁路都是他们修的。项目多,生意好,你懂得。

一个账面年薪不到百万的人,管理着万亿资产,这是何等巨大的诱惑。

2

然后,我们来看看国资委巡视组这个时间点。每次巡视组下来了解情况,就是央企最忙的时候。一位央企工作的朋友告诉房叔,不管多大的领导会被依次叫进会议室谈话,觉得有必要反复调查的人,还会被叫进去多次,核验说法是否前后一致。底下的人为领导准备材料,有时加班半个月都回不了家。巡视组来了,就面临一次大地震,接着就是人事调整,对某些领导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。

如果说抑郁症的话,叔觉得巡视组才是抑郁的最大来源。

3

有人统计了14-18年的自杀官员名单,居然有84位之多。为何位高权重的人“意外”逝世的消息总是频繁出现,难道董事长才是最高危的职业?

即使这些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,为什么不能坦白从宽,争取宽大处理,而要走上这条“人间不值得”的道路呢?

我们用同在铁路体系的几个例子给大家说明。

先来看看被抓住的例子: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,因贪腐获罪,被判处死缓,后减为无期。个人财产全部没收,包括374套房产,大量股票期权等。人关起来了,钱没了,名誉也没了。

再来看一个自杀就一了百了的例子:

白中仁,中国中铁总裁,2014年1月4日坠楼身亡,年仅54岁。有人指出白中仁之死不合逻辑的地方……

和讯网

他的死因至今都是谜团,后续再无报道。

在司法上,由于刑诉法规定,一旦犯罪嫌疑人死亡,诉讼就会终结一切刑法上的追诉都会停止,不会罪及嫌疑人的家人

虽然根据法律条例,如果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当事人有贪腐行为,仍然可以没收非法所得。但“人都死了”,当事人的口供没有了,后续的调查也将遭遇极大阻力,可能会延续数年甚至数十年。社会出于对死者的尊重,舆论也会宽容很多。

有些官员死后,不仅自身以无罪论处,不再追缴他们的非法所得,同时还要为他们举行遗体告别仪式,致辞评价他们的贡献,按照他们的级别给家属发放抚恤金。

照这么看,自杀似乎是一条“牺牲我一个,幸福全家人”的万全之策。

除此之外,由于后续调查停止了,无法顺藤摸瓜挖出背后更大的老虎。不禁让叔想起了电影里,“小弟先走一步,请大哥照顾我家人”的戏码。

如此的高风亮节、舍己为人,应该会受到更多上司和同僚的善待。做人之道,不过如此啊。

正是由于这个bug,某些人一旦东窗事发,就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地去死,拦都拦不住。

廉政瞭望

所以说,为啥选在巡视组工作截止日期的转天跳下去呢?过了这天就来不及了。自杀是一条一了百了的道路,对公对私都有利,令人苦笑。陈奋健死亡的真相,大概再也不会公布于众了。

//////////

最后,叔再透露一点不能播的东西吧,小道消息,仅供参考。

你们注意下陈奋健的籍贯是广东梅县,恰好和某叶姓元勋是同乡。如果二人果真有什么连带关系,就是一个红色大瓜。

后面的消息就不方便透露了,感兴趣的朋友加小助理微信领取资料。

微信号:youyisixiaobai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